最新新闻

澳洲遗产税?你同意吗?

Image

1

7月14日澳大利亚人报财税金融专栏作家詹姆斯·科比JAMES KIRBY写了一篇报道“谁担心遗产税?

调查报告指出民众态度的变化”(Who is afraid of inheritance tax? Report shines light on changing attitudes)

文章不长,但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文章留言达到1558条。一般而言澳大利亚人报的读者留言达到5-6百条的就算多的了,很少文章留言超过1000条的。

为什么反应如此激烈,因为触及了遗产税,对澳洲拥有资产的阶层和投资者来说遗产税是最具争议和最能挑起情绪化反应的政治议题之一。

文章报道的是南澳大利亚大学的 Veronica Coram 博士发表在《政治科学杂志》上的有关遗产税的调查论文。

根据这个调查,澳大利亚人现在“对实行财产税的支持程度有点令人难以置信”。

该报告指称,由于极端的个人主义倾向,人们“几乎普遍缺乏把财产传给下一代的愿望”:说白了就是人们不想给下一代留下任何东西。

“大多数参与调查的人士根本不反对财产税“。这份报告这样说。

2

Image

四十年前澳洲自由党总理弗雷泽废除了遗产税, 当时许多国家纷纷效仿,但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和日本仍保留了遗产税。从这张表中可以看出有的国家遗产税相当高。

那么澳洲这40年发生了什么变化,使得这个话题重新浮上台面?

根据科拉姆的说法,她的调查是建立在最近相关的学术调查的基础上的,这些调查都发现几乎所有年龄段的澳大利亚人对财产税问题有点漠不关心:“很久没有人真正关注这个问题并将其提上议程了,” 科拉姆博士说。

该报告最具争议的是声称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认为澳大利亚人应该考虑对价值超过 300 万澳元的遗产征税。

然而,澳大利亚财政部去年发布的关于遗产税的报告没有那么确定。财政部的报告认为遗产对于平衡上代人和下代人的发展机会方面的作用并不明显,因为遗产的规模和移交时间不能确定。 

但财政部报告认为,遗产可能有助于平衡上代人和下代人在退休后拥有财产的差异。

南澳大学科拉姆报告的关键点并不在于宣传公众会欣然接受遗产税,而是强调“遗产税的改革可能不会遇到想象中那么强烈的反对。”

3

遗产问题现在越来越重要。

最近位于英国的财政研究所报告显示,有史以来最大的财产代际交接将在未来几十年里完成。该报告称,就英国而言,1980 年代出生的人获得的遗产与他们终生收入的比列,可能比 1960 年代出生的人的收入和遗产比多两倍。

简单的说,80后获得的遗产比60后多得多。

未来几十年,澳大利亚至少有 3.5 万亿澳元的资产将继承,这包括退休基金、股票、商业资产以及家庭住宅。在没有房产税的情况下澳洲房产的价值大幅上涨。

科拉姆承认,该调查的人口样本有限,需要更广泛的研究来补充最新数据。

但是如果遗产税真的如同科拉姆的调查所说的不再是爆炸性的问题,那么澳洲的政治领导人迟早会动征遗产税的脑筋。恢复遗产税是解决迫在眉睫的财政赤字的潜在良药。

Image

4

2021年因为新冠疫情,澳洲的财政赤字急剧扩大,达到1610亿澳元。

澳洲政府债务在2021年预算中达到6175亿澳元,在2023-24年度将上升到9204亿澳元。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里,澳洲政府将受到债务和债务利息的很大压力。

然而,与南澳大学的调查相反,澳大利亚人报的读者留言展现了共同的强烈的反对。

这也许和该报的读者群大多属于拥有较多资产的50后和60后的婴儿潮一代有关。下面列出的是三条点赞最多的留言:

第一条:  难道人们宁愿把钱缴给政府而不是他们的孩子。调查报告不成立,大众测试不通过。点赞385.

第二条:不要盲目跟风,要进一步研究。资本增值税中已经有不少隐藏的财富税(且不断扩大)。希望在征收死亡税(遗产税)之前,仔细研究一下!点赞192

第三条:我绝对反对!小政府和抵御官僚机构对我的干涉是我的终极目标。我会照顾我的孩子,谢谢不用你管。我不需要政府重新分配我辛苦赚来的财富。点赞593

最后说句题外话,西方的重大改革都是伴随大选开展的。

政治家(政客)时刻关注着社会热点问题,计算着如何把热点问题转化为对己有利的选举议题。

只要对选举有利,政治家敢于提出大胆的改革方案。上台后的政治家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会推行他们承诺的改革,但是改革的力度和效果则是另外一回事。

西方的政治结构和大选常常限制执政党实施改革的能力,改革常常因为选票而妥协或者因为政府下台而终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